景美女中拔河隊 「拔」出自信人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6

  攤開她們的雙手,布滿粗硬厚繭的掌心,手腕更是摩擦繩子而傷痕累累,這是世界冠軍的代價。

  甫抱回義大利世界盃拔河錦標賽冠軍的景美女中拔河隊從2004年起連續7年奪下全國拔河錦標賽高中女子組冠軍,戰績斐然。

  這些彪炳戰績也正是拔河隊員點滴累積的血淚。

  由於長期高強度的鍛鍊容易傷害腰背,景美拔河隊每個隊員都常腰痠背痛,需定期復健;肌腱炎、韌帶撕裂傷、膝關節發炎、腳踝扭傷等運動傷害更屢屢發生。

  除了早被視為家常便飯的皮肉傷之外,正值最愛美的花樣年華,她們為了因應國內外賽事不同體型等級,拔河隊員還得隨著比賽需求增胖或減重。

  教練郭昇說,為了赴義大利參加世界拔河錦標賽540公斤量級,上場的8名隊員總體重在3個月內從480公斤增胖至531公斤,回國後接著挑戰亞洲盃國手資格賽,一週內要降到總體重500公斤,平均每個人須減4公斤。

  拔河隊長郭雅婷說,為符合重量要求,增胖時每天吃四餐、每餐吃雙人份,減重期則一天縮減到兩餐,並穿雨衣慢跑以增加流汗量,甚至比賽過磅前,全隊相約進烤箱30分鐘,終於達到減重目標。

  這群女生一心奪牌的毅力讓人感動又心疼。

  景美女中拔河隊從懵懂無知到漸漸培養出興趣,最後更因此保送高中,選擇體育道路,改變一生。

  「沒有拔河,我只是普通人」

  隊上10位在校生都是體保生,多數從國中、甚至國小就因身材高壯、體力好而被老師延攬,「剛開始因為好玩而加入,之後愈來愈感受到,拔河讓我與眾不同,沒有拔河,我只是個普通人,」隊員徐藝軒道出對拔河的熱情。

  從訓練中建立對拔河的認同不只藝軒一人,來自南投信義鄉的阿摩斯塔那彼瑪也很有感觸。

  不同於多數隊員入學前已有3~5年拔河經驗,阿摩斯從高中才開始練拔河,不僅操練辛苦、手破腰傷,體能、技巧、姿勢也不如隊友,使她無法適應,一度萌生退意,「留在隊裡也是拖累大家,一心想逃避,」阿摩斯回憶。

  幾次翹練後,教練郭昇抓她去辦公室「談話」,知道她只是一時受挫想放棄,而非另有計劃,一再鼓勵她:「妳不是做不到,而是不敢做。」要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,郭昇教練更費心請當時推薦阿摩斯入學的國中體育老師一起激勵她,幫助她順利度過難關。

  此後,阿摩斯從一次又一次磨練中站穩腳步,終於在全隊奪得世界盃冠軍凱旋歸來後,看到自己的價值,「這次我能做到,下次我一定也可以,」眼神自信而堅定。

  已畢業的拔河隊學姊、台北教育大學四年級許祐寧下了最佳註解:「拔河不是靠天份決勝負,而是充分練習,和『我們一定行』的團隊信念。」

  教練郭昇扮演關鍵角色,不但教導拔河必備的技術、戰略,更要洞悉各隊員的潛質,讓所有人都適得其所。

  教練從練習中觀察每個隊員最能發揮力量的位置、角度,務使他們不浪費任何一絲精力,達到最好效果。

  拔河隊伍中,每個位置都有應該完成的使命,就像在團隊裡,每個人都應該發揮最大的潛能。

  站第一位的人必須配合度高、反應快,觀察對手動靜並即時出聲提醒隊友,原本擔此任務的學姊畢業後,教練看好布農族隊員阿摩斯塔那彼瑪身材高材高?、表情有氣勢,因此訓練她接下第一位的責任。

  後衛的身材應穩重、要負責扛起全隊伍的重量,避免繩子被拉走,因此派出從國中起就站後衛的李汶霖勝任。

  後衛前一位選手則須有足夠的肌耐力,由現任隊長郭雅婷擔任。

  下個目標:亞錦賽奪冠

  儘管拔河隊現階段目標明確:要征戰國內外爭取卓越成績,但這群高中生對未來卻仍有迷惘。

  在所有的體育類別中,拔河較為冷門,就業市場需求少,因此家人也不時替她們緊張。拔河隊學姊許祐寧以過來人的身份建議學妹,日後若考取體育科系,無論是否繼續拔河,都應培養第二專長。

  4月初景美女中拔河隊將赴韓國參加亞洲盃錦標賽,並繼續爭取9月份代表國家赴南非參加世界盃室外拔河錦標賽。

  「一、二、三,拉!」

  拔河隊士氣高昂,不但每天練習4小時,也犧牲週末和寒暑假,所有汗水和淚水在奪冠的那一刻值回票價,手上的獎盃不僅彰顯榮耀,更尋回每位隊員的自我肯定。

  景美女中拔河隊

  成軍於1993年,2004~2010年連續7年奪得全國拔河運動錦標賽高中女子組冠軍,2010年世界拔河錦標賽女子540公斤組冠軍。

  目前10名在校生當中有8人來自單親或清寒家庭,一切學雜費、住宿費和伙食費補助都由景美女中成立的基金會提供,因訓練費用龐大,常由校長或教練自掏腰包供隊員出國比賽,校方期望企業伸出援手,認養拔河隊繼續為國爭光。

猜你喜欢